穆婉揉着肚子,瞟了一眼时间,“快九点钟了。”

“不霍……”

“婉婉……”

他们两个同时开口。

穆婉怕邢不霍挽留,她不想拒绝,但是如果她留下来,项上聿指不定怎么作妖。

她现在又关了手机,项上聿肯定红了眼。

她必须要去处理。

所以,她抢先说了,“我要走了。”

邢不霍深深地看着她,良久,“定好了行程给我打电话,我明天去送。”

“不要,明天不要来送我。”穆婉拒绝道,不想他看到她的难堪,她一个人会处理。

“怎么了?”邢不霍问道,“我送,花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“我会舍不得的。”穆婉苦笑道。

空气刘海锁骨短发女清纯唯美写真

“舍不得就不要走。”邢不霍旧事重提。

穆婉没有说话,微微一笑,跳过这个话题,站了起来,“那我去换衣服,这件晚礼服我很喜欢,就带走了。”

“那我送回酒店,这个没问题了吧。”邢不霍跟着站起来。

“送我去酒店,又是警戒线,又是武装部队的,太麻烦了,我一个人过去,很方便的,不霍,等我回到M国,我们再视频聊天。”穆婉说道,不给邢不霍说话的余地,转身进了房间里面。

她换好了套装,把他的晚礼服小心翼翼地放进行李箱里,拎着行李箱出来。

邢不霍拦在了她的面前,再次问道:“真的不要我送。”

“好好养身体才是真的。”穆婉说着经过她。

邢不霍拿过了她手中的行李箱,出门。

侍卫已经开着车子在外面等了,也有侍卫过来接过邢不霍手中的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中。

邢不霍亲自给穆婉开了门,“一会我让黑妹也过去,她会保护。”

“嗯。”穆婉上了车,对着邢不霍挥手,“赶紧进去吧,很冷,别感冒了。”

邢不霍站在门口,没有动。

穆婉坐的车子已经启动了,穆婉想着不回头的,离开的洒脱一点。

可,车子开出去五百米,她还是没有忍住,回头,看邢不霍还站在门口,心里一阵酸酸涩涩的感觉,融入到血液之中。

此次分别,再见不知何年马月!

却,也只能就这么走下去。

不霍,安好。

不一会,侍卫就把穆婉送到了门口。

穆婉对着侍卫说道:“不用送我上去了,我自己去就可以。”

侍卫颔首,开车离开。

穆婉进去,提供身份证,准备入住。

“您的房间已经订好了。”前台微笑着说道。

“谢谢。”穆婉说道,接过前台递过来的门卡。

她回了房间,打开手机。

手机上有项上聿的来电提醒,她看电还有一半,也不能用电没有了这个借口。

项上聿就打了一个电话,在九点钟的时候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给项上聿回电话过去。

项上聿那边直接把电话挂了,没有接。

穆婉把手机放在一边,也好的,项上聿给了她充电的时间,她就可以用没有电了这个借口。

她先去洗澡,洗头,弄好后,看了一眼手机,项上聿依旧没有回电话过来。

她有些不安了。

按照她对项上聿的了解,她让他不爽了,他肯定会让她更不爽。

她很担心,项上聿会对邢不霍下手,硬着头皮,再次给项上聿打电话过去。

项上聿那边接听了电话,阴沉地问道:“什么事?

“在哪里?”穆婉问道。

“呵。”项上聿嗤笑一声,“和邢不霍走的时候,怎么没想到我还在那里呢,现在来问我,会不会晚了?”

“一直在针对我,我为什么不走,还留在那里任由羞辱吗?”穆婉反问道。

项上聿那边直接把电话挂了。

穆婉火大,把手机砸在了床上。

她前怕狼,后怕虎,只能一事无成。

这担心,那担心,什么也都做不了。

干脆破碗破摔,躺倒了床上,闭上了眼睛,脑子里闪过邢不霍中枪的画面,叹了口气,又睁开了眼睛。

就算渺小,可担心的感觉,依旧还在。

她没办法做事不理,特别是牵扯上邢不霍的时候。

她拨打电话出去,“不霍,我是穆婉,现在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邢不霍,他那个人,心狠手辣又不肯吃亏,今天在这里吃了瘪,肯定心怀不轨,特别是的总统府,一定要多加防范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。如果可以,搬走。”

“我想,他已经下手了。”邢不霍沉声道。

穆婉脸色苍白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今天总统府跑进来数百条毒舌,咬伤了我几个手下。”

“那没事吧?”穆婉担心道。

“没事,我的房间,这些东西进不来的。”

“那人呢,他能无声无息地放那么多毒蛇,那里已经不安全了。”

“我房间安装了报警系统,只要不是经过我允许的,进来就会报警。”邢不霍解释道。

穆婉放心了,“那就好,那我先挂了。”

“我明天上班,就要求搬离总统府,不用担心。”

“嗯。”穆婉应了一声,“那些侍卫没事吧?”

“有储备的血清,医治及时,不会有事。”

“明天外出也要注意,特别是车上之类的,要让人先检查。”穆婉提醒道。

“侍卫每天都会检查。”

邢不霍是个心细的人,穆婉相信他会比她做的更好,“那就好,早点休息。我也睡了。”

“嗯,晚安。”

穆婉先挂了电话,把手机放在枕头边。

项上聿还真是幼稚,还能更幼稚点吗?

她闭上了眼睛,胡思乱想着,迷迷糊糊地,睡着了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感觉身边有人躺下,惊的立马睁开眼睛,滚下床,踩到什么滑不溜秋又冰冷的东西,脑子里闪过是蛇的讯息,又跳到了床上。

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。”项上聿愉悦地笑道。

穆婉火冒三丈,朝着他身上打过去,“有病吗?有神经病吗?半夜三更吓人觉得好玩吗?”

项上聿握住了她的手,“说谁有病!”

“!!!”穆婉毫不示弱地说道。

项上聿朝着她的嘴唇上吻了上去。

穆婉躲开。

他也恼了,按住她的后脑勺,直接堵上了她的嘴唇,长舌朝着她的口中进去。

穆婉挣扎,烦躁,用力推着他,推不掉,直接咬住了他的舌头。

项上聿吃疼,松开了她,握住了她的下巴,“怎么,他亲就甘之如饴,我亲就弃如敝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