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恋猫清纯美女居家热裤小露美腿养眼写真图片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大喵喵,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?”

苏言似乎没听见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“哗哗”轻响,静默了半分钟,季亦诺明白了,轻松一笑,懒洋洋的扬声喊,

“公爵,快来安慰姐姐脆弱的小心脏儿,又被大喵爹打击得七零八碎的了啊……”

苏言将水龙头开关按下,洗好的土豆放在案板上,倏然出声,“不算太讨厌。”

他干净不带丝毫杂质的音色传过来,季亦诺满脸一怔,明艳的月牙眸先是一缩,然后圆溜溜的瞪大,最后以一种可见的弧度笑成半月弯儿了,璀璨的眸子就像两颗熟透的紫葡萄,下一秒整个屋子都响起女孩放肆热闹的笑声,“嘭”一下子和已经飞奔过来的公爵来了个倒地熊抱,嗷嗷直笑,

“公爵,家大喵爹喜欢我了哦!啊哈哈……”

“我只是说不讨厌而已。”澄澈的声音继续解释。

“不管,不讨厌的潜台词就是喜欢!”季亦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儿,举着公爵的爪子一起挥,“来,公爵,跟姐姐一起唱首歌on~~~”

“我对有一点动心,却如此害怕看的眼睛,

有那么一点点动心,一点点迟疑,

不敢相信我的情不自禁……”

客厅里,她欢乐的笑声不断唱着,公爵还“噢唔噢唔”的跟着附和,自以为是在打拍子吗?

苏言循着视线淡淡看过去,浅薄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一下。

……

很快,晚饭便准备好了,苏言做的中式晚餐,不算很复杂,煎了条鱼,味道是清淡的,一盘西红柿炒蛋,还有爆炒牛肉片,最后一个紫菜虾仁汤。

两个人吃,四个菜足够了,公爵继续吃它的狗粮。

“大喵,这个牛肉好好吃!”季亦诺正往嘴里塞一块爆炒牛肉片,腮帮子鼓得高高的,含糊不清的赞美。

苏言夹了块西红柿,喂嘴里,咀嚼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上次说我喜欢吃重口味的,这道爆炒牛肉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下次来我还要吃这个菜,再给我做啊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喜欢吃红烧排骨,香辣蟹,还有菌菇类,还有……”

苏言将沉默是金的美好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,丝毫不理会耳边嚷嚷不停的女人,一口一口的喝汤。

季亦诺把一整盘爆炒牛肉都给吃完了,只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才想起来,做晚餐的人似乎一块肉都没吃到。

“大喵,喏,给吃。”季亦诺一脸讨好的喂过来,可那使劲咽口水的动作,妥妥的一副我还没吃够的舍不得样子……

苏言淡淡瞥过来,

“我不吃。”

“那我吃了!”季亦诺绝对是以神一般的速度把筷子上的牛肉片扔自己嘴巴里了,笑得小脸跟朵儿花似的,还蘸着油汁儿的嘴角一翘一翘的,要多满足就有多满足,还一边感慨,“果然,唯美食和美色不可辜负啊!”

苏言平淡的收回视线,继续喝了口汤,贴着碗缘的嘴角似是扬了一下。

晚餐吃完了,苏言简单收拾,季亦诺步步紧跟在他身后。

“可以去客厅和公爵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