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lao2live永久地址

吃完饭后,邵翠要去附近的灵如寺烧香拜佛,非拉着乔智跟他一起去。

沐晓不太乐意乔智离开,但知道母亲性格很倔,也能理解她的想法,觉得自己流年不利,想去寺庙祈福,顺便求个签、算个命什么的。

邵翠穿着打扮时尚,做事情很开明,陌生人会以为她才四十岁出头,但她骨子里很信玄学那一套。

在寺庙里,邵翠虔诚敬香,恭敬磕头,乔智在旁边看到佛像也会鞠躬,诚心地喊一声阿弥陀佛。

信不信不重要,关键是别在人家的底牌,学会随波逐流,这是做人的起码修养。

拜完佛烧完香,邵翠拉着乔智沿着一条小道往后走,轻声道:“我听一个朋友说,这边有一个盲人算命特别准,他是易经研究院的讲师,算命很准。”

乔智笑了笑,“我也涨涨见识!”

两人走了好一阵,在路边看到一个男人,身形枯瘦,坐在长桌后方,身侧立着一根旗杆,上面挂了个易字的旗帜。

邵翠和乔智走到他身前,男人指了指不远处的凳子,“小兄弟,你别站着,那边有椅子,你搬过来坐。”

邵翠很是吃惊,暗忖这算命师傅一看眼睛不大好,竟然知道两人,还知道乔智是个年轻人,不简单啊!

乔智知道这些江湖人士多半身怀特殊的技艺,命算得准不准不知道,但套路肯定是满满的。

眼睛不好,耳朵肯定要比正常人要灵便,十几米开外,乔智和邵翠尽管聊天的声音不大,他肯定能猜出是一男一女,再从声线分辨,男人的年龄不会很大,女人在五十岁左右。

软萌少女大眼圆脸丸子头发型户外俏皮写真图片

“这位女士,请问你给谁测?想测什么方向?婚姻、财运又或者事业!”男子微微一笑。

邵翠道:“测一个晚辈!”

男子追问,“男女,生辰八字?”

邵翠道:“女孩,生辰八字我可说不清楚,今年二十六岁,农历生日是八月十八日,凌晨两点。”

生辰八字肯定知道,邵翠是在试探对方的深浅。

男子笑了笑,“是你女儿吧?”

邵翠微微一怔,“没错!”

乔智暗忖这男子还是有点道行,从邵翠熟练说出沐晓的生日,就确定是她的女儿,至少需要足够的阅历。

男子道:“你想测什么?”

“都测,行吗?”邵翠问道。

“当然行,不过一条线一百元,三条线就是三百元。”男子自信地坐地起价。

邵翠从钱包里取出三百元,道:“好的,赶紧算。”

男子抬头,眼皮猛跳,手指掐着,嘴里念念有词,过了半晌,轻声道:“女孩从事的是文化产业,年少得志,成年后命有桃花劫,家庭事业双重不顺。”

邵翠下意识地扫了一眼乔智,乔智赶紧避开目光,心中暗道,“我可不背这个锅啊!”

邵翠关切地问道:“如何挡劫?”

男子沉声道:“她的命运泽厚,虽然经历了小波折,但未来在还是会一番坦途,不出意外,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,甚至会更上一层楼。”

明年春暖花开,也就是三四月份,距离现在差不多六个月,到时候女儿的病情也康复了,事业也有了转机。

听男子这么说,邵翠的心情舒缓不少,扫了一眼乔智,“能不能再算一个人?是一个男人!”

男子颔首,“当然可以,先把生辰八字告诉我。”

邵翠报了个生日,乔智微微一怔,暗忖这是要算自己吗?

邵翠什么时候把自己的生辰摸清楚了。

男子又是一顿掐算,似乎有了结果,气定神闲,“你想算什么?”

邵翠扫了一眼乔智,“你觉得他是做什么的?”

男子蹙眉道:“他的生辰八字实话实说没有前一个好啊,一生比较平坦,生活很安逸,从事餐饮行业,这几年的精神压力比较大,家人前几年有大变故,若是平安熬过去了,能顺风顺水几年,不过……”

乔智在旁边听得微微有些心惊,这男子还是挺厉害的,尽管稍微有些出入,但整体是没问题的。

他算过命,他的命运,被人改过……

邵翠惊讶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“这年轻人命薄啊,劝劝他多吃斋念佛,不然到了三十岁,恐怕会有大劫。”邵翠抬头看了一眼乔智,眼中露出复杂之色,同情、怜悯,失望与无奈……

乔智暗自苦笑,暗忖这算命瞎子还是有点东西的,与当年遇见的那个高人得出的结论一模一样。

邵翠没有什么兴致继续坐下去。

女儿对乔智的感情,作为母亲看在眼里。

尽管乔智已经结婚,但女儿对乔智用心用情之深,她岂能不知?

从优秀程度和人品教养,乔智的确是万里挑一。

有事业、有责任心,年轻,重情义。

说个不好听的,现在离婚率比结婚率还高,说不定哪一天乔智就成了单身汉了呢?

但算命盲人的一番话,让她打起了退堂鼓。

总不能让女儿跟了一个短命鬼。

“不行,还得找一个人算一次!”

邵翠暗想,耿耿于怀。

乔智不想继续,他的命运,没人算得准,不是这些算命人的能力有问题,而是自己的命运被人改过。

算命盲人精准地算出了自己的先天命格,但算不出乔智后天因为命格被改产生了变化。

如果没有消失的那段时光,自己和其他孩子一样在学校里接受教育,他的命运可能就会如同卦象一样,一切自有定数。

但,他的命运被修改,还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未来如何,谁也不知!

寺庙附近有不少摆摊的算命师父,邵翠目标选中了年龄大一点的老头。

老头也是坐在一棵大树下,白发白絮,颇有仙风道骨、鹤发童颜之感,手里拿着一个烟锅,不时地吧嗒两下,坐在他面前的是两个小女孩,被烟雾熏得眼睛通红,但两人还是赖着不走。

“小姑娘,你们都问了十几个人了,不涨钱,我真的不干了。”老头哭丧着脸说道,“我也是做生意,口水都说干了,你们就给我一百块,是不是没有诚意啊。我跟你说,算命这东西,没有诚意,那可不行啊,不准!”

“再问最后一个啊,他的生辰八字给你,你觉得他跟我朋友有没有戏?”坐在右手边的女孩轻声问道。

老头耐住性子,算了一阵,摇头道,“没戏!这个男孩以后要远飞异国发展,两个人不在一个城市,碰面都难。”

女孩追问道:“你知道他去哪个国家吗?我现在开始努力还来不得来得及?你能不能给支个招,把我和他腿上绑个红线,或者有什么法术,让我和他的命运从此捆绑在一起。”

老头举手投降,“两位小姐,以你们的命格,以后肯定不愁嫁好人家。我把你们身边的男孩子都算了一遍,虽然找不到合适的对象,但说明有一点,你们暂时还没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

右边这位美女以后找的老公,一定是帅气的、有钱的、有本事的、专一的、对她好的、愿意为她花钱的、对她死心塌地的、做饭好吃家务精通的、嘴甜特别会哄人的、情商高很会制造浪漫的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!

左边这位美女以后找的老公,绝对是忠诚的,强壮的,家里有鱼塘的,肯为你上天揽星辰,入地捉鱼鳖的,你跟他老娘同时落水想都不想一定救你的老公!”

好不容易,将两个女孩忽悠走了,老头朝邵翠和乔智微笑道:“两位,两位坐下来算算吧!”

以他的年龄,做这一个行业,水平且先不说,眼力那是数一数二的。一看邵翠的穿衣打扮,再看乔智的气度,就知道两人非富即贵。

邵翠坐下来,乔智无奈也跟着坐下。

“二位,算什么?”

邵翠朝乔智看了一眼,“他做什么的?”

老头余光瞟了乔智好几眼,滑头道:“人上人。”

邵翠也没那么好敷衍,“具体点哦!”

老头笑道:“虽然年轻,但前后有拥簇。”

乔智在旁边暗自好笑,刚才那个算命瞎子有点东西,但这个老头却是正儿八经的江湖老油子。

邵翠也没那么好敷衍,“说话模棱两可,我智商不够,没空跟你打机锋。”

老头连忙拉住邵翠,道:“这位兄弟看面相,最近运势起伏不断,不过有贵人相助,逢凶化吉。”

邵翠第一反应,贵人指的是自己女儿吗?

乔智心想,一般算命的客人,都是遇到了点事儿。

老头这么说,那是经验丰富。

一来二去,还是进入对方的掌控之中了。

邵翠拿出乔智的生辰八字,交给了老头,老头拿着万年历翻了一阵,两条白眉忽而松弛,忽而紧皱。

“此人的命很普通,过两年会有一个大劫,若是处理不好,命犯凶煞。”

邵翠将自己女儿的八字交给老头,“你看看这个!”

“这八字不错,就是最近在走背运。”

“你看看她的婚姻!”

老头蹙眉,“再过两年会有一段很短暂的婚姻,要注意维护经营婚姻!”

邵翠复杂地看了一眼乔智,心想这小子这两年会遇到大祸,难道是他死了之后,女儿随便找了个人嫁了?

唉,作孽,作孽!

不过,仔细一想,这两人算得其实都不准,因为乔智根本不算普通人,第一句话就错了!

等乔智和邵翠走远,那白发老头见没什么生意,收拾摊子。

突然手指传来剧烈的痛楚,抬手看了一眼指肚冒出鲜红的血珠,竟是被桌上的一根带锈的钉子给戳破了。

卧槽,要去医院打破伤风了!

他含在嘴中一边吸吮,一边琢磨这会不会是什么警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