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早。

和之前几天一样,杨天、韩小飞、楚依依等人来到秦立的诊室,给他做助手。

今天的病人依旧不少。

秦立和往常一样,用他那浮躁的诊治方法给病人看着病。

不过……这天,杨天并没有再置之不理。

“这位病人的病情不止这个,还有……”

“这位病人得的不是胆结石,而是……”

“这个病人肾脏还有一点小毛病,最好开点温养的中药……”

一共诊治了不到十个病人,杨天便已经提出了好几次建议了。

虽然这些建议多是鸡毛蒜皮、影响不大的问题,但也让本就心高气傲的秦立很是不舒服。

不过……有了前车之鉴,秦立也不敢再忽视杨天的看法,只能照着他说的,给治疗方案加一些补充。

这样诊治了一上午之后……秦立的不爽总算是爆发了,对着杨天道:“我给病人看病,你能不能别说话?这样很影响我工作的!”

纯情可人少女丛林唯美动人写真图

杨天摊了摊手,道:“我只是作为一个医生,不想看到病人受到任何一点错误的治疗罢了,有错吗?”

秦立顿时有些哑然。

若是换个人,他早就直接喷回去的——我的医术用得着你指手画脚?

但面对杨天,他真不敢这样。

“那你打扰了我工作的专注状态,你说怎么办?”秦立冷哼一声道。

杨天笑了笑,道:“你听我的不就行了?反正我肯定不会出错。”

秦立听到这话,都不由得愣了。

这小子居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?

要知道,治病这种东西,百密也会有一疏的,哪个医生都不敢保证谁一辈子不误诊。

这小子居然说他肯定不会出错?

狂妄!

天大的狂妄!

秦立冷笑一声,刚想反驳嘲讽一番,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。

对了!

这小子本来就是自己的助手!

自己并不需要像之前那样跟他交换角色……只要说是助手替他办事,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杨天来接诊病人。

这小子虽然很可恶,但从之前的事情看来,也的确有几分医术。

若是他真能治好每一个病人,那自己不也挺省事的?还可以坐收好名望!

若是他治不好……

秦立眯了眯眼,问道:“如果我听你的,结果病人出了问题,怎么算?”

“很简单,我负责就行了,如果病人出了严重问题,我自己去辞职,”杨天一脸自然道。

“好!”秦立嘴角翘起一抹冷笑,道,“那就这么办吧!”

一旁的楚依依等人听到这话,都惊呆了。

楚依依抿了抿嘴,走到杨天身边,扯了扯他的衣服,小声道:“你疯了?赌一个下午就已经够疯狂的了,你还准备一直赌下去?”

杨天笑了笑,看向楚依依,道:“有什么不可以吗?”

“当然不可以啊!哪有永远不会犯错的人啊?”楚依依皱眉道。

“我不就是吗?”杨天笑眯眯道。

“你……你这也太自负了,”楚依依嘟嘴道。

“我可是神医诶,我要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,哪能让病人相信、让不信中医的人相信?”杨天道。

楚依依微微一怔,看着杨天那淡然而自信的神色,莫名地……感觉很可靠,仿佛他说的就是绝对的事实一样。

一时之间,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只能沉默了下去。

……

一天就这样过去了。

来到秦立诊室的十几个病人,表面上是由秦立看诊,实际上都是杨天给出的诊断和治疗方法,开的药也都是中药。

有些病人对中药有些疑惑,但在秦立的掩饰之下也都没再怀疑。

这样的一天过去,秦立当然是很舒服的。

给病人看病,本就是件很需要动脑子的事情。

像今天这样,完不需要诊断,只要传达杨天给出的东西就行了,自然轻松得不得了!

他也在心中暗喜——这小子真是蠢,治好几个人就飘飘然了,殊不知已经成为了他秦立的免费工具。

然而……

杨天真得会这么简单被别人当工具利用吗?

当然不会。

他很清楚——他现在需要的是名!

无论是想要当上副院长,还是要宣扬中医,“名”之一字,都至关重要。

表面上看来,现在他做的事情,对他自己没有任何好处,可以说百害而无一利!赢得的名声,也都落到了秦立的身上,跟他沾不上什么关系。

可是……他很清楚一个道理——纸抱不住火,沙粒难掩真金。

当这些名声逐渐积聚,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真相迟早会暴露出来。

到时候……秦立这个金牌医师,就是他的跳板,也是衬托他的最好的背景板!

……

晚上。

杨天和往常一样,和林晓军一起在食堂吃完饭,回到了宿舍。

“呼哦……”林晓军打了个大大的呵欠,躺到了床上,“今天工作真是累死了,我跟的那位刘医师真得太严格了,休息都不怎么让我们休息。”

杨天笑了笑,道:“多锻炼锻炼呗,打打下手就累了,以后当医生岂不是撑不住?”

说着,他来到自己的床边。

刚准备坐下……他却发现了一些细微的不对。

一般来说,白天大家都在工作,是不会随便蹿寝的。而由于熟人不多,他的床位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其他人坐。

可现在……床上的枕头,却被翻了面儿。

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发现,但对于曾经养成过近乎苛刻的生活习惯的他来说,实在是再明显不过。

他顿了顿,伸手将枕头翻了过来。

随后……

他的嘴角微微一撇,翘起一抹戏谑。

“林晓军,你有刀片之类的东西吗?”杨天问道。

林晓军微微一怔,“有剪刀。”

“可以,在哪里?”杨天道。

“抽屉……第三个抽屉里,你自己拿吧,”林晓军懒得动弹,直接说道。

“嗯。”

过了几分钟……

躺着的林晓军听到了些奇怪的声音。

他直起身来,往杨天那边一看……却见杨天正拿着剪刀在墙壁上刮些什么。

“你……在做什么?”

杨天淡然一笑,道:“没什么,只是墙壁上有点脏东西,我把它刮掉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