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亮app下载安卓版

弘治皇帝一副“那怎么好意思”的表情,反倒客气起来。

“准了,严卿家献银充盈国库,此乃大功,传朕口谕,御赐严卿家银钑花带一条。”

严成锦黑着脸,竟得了一个皮肤挂饰。

明朝官员有明确的规定,官员从一品到九品,佩戴的带板不同。

一品官员束玉带,二品官员束犀花带,三品官员束金钑花带,四品官员束素金带,五品官员束银钑花带,六、七品官员束银带。

就是一块块玉或者金,别在一根普通的皮带上。

少说也得半斤重。

见他一副不乐意的样子,弘治皇帝皱着眉头:“难不成你还想要玉带?”

“臣当然想。”

“……”

弘治皇帝心中为难,总不能给严成锦升官和封地,否则,此举同向朝廷买官有何区别。

只能赐严成锦一条银钑花带,御赐的与官服上的不同,刻有瑞兽图案。

吊带短裙美眉盛开在雪地里

严成锦心酸得说不出话来。

弘治皇帝皱着眉头:“八万两银子虽然不少,用于更换甲胄装备尚且还可,可用于扩充京营兵马,恐怕不足。”

李东阳颔首点头:“扩充了就得养,八万两银子看着许多,可到了明年,就该朝廷花银子了,国库哪里还有银子。”

京营发的月响,自然是从百姓的税赋中出,会加重百姓的赋税。

严成锦心中早有准备:“其实朝廷一直有银子,只是陛下不知道罢了。”

只听一声哈哈大笑,却是张延龄凑到张鹤龄耳边:“哥,他说陛下有银子,陛下自个不知道…”

弘治皇帝不耐烦了:“将他们拖出去,廷杖二十。”

张家兄弟吓得魂不附体,被拖出去后,才渐渐安静下来。

弘治皇帝倒是好奇:“你说朝廷哪里有银子?”

严成锦继续道:“命王守仁操练三军,王守仁自然能给陛下找出来银子。”

弘治皇帝冷笑一声:“王守仁一个西瀚林,有何能耐训练京营,且他为文职,如何任命,此事不可!”

“臣也以为不可,严成锦你说什么胡话呢!”刘健劝道。

“大明九边,除了家父镇守的宁夏铁骑骁勇善战,其余九边连吃败仗,王杲等人孱弱无能,若要重振边军铁器威风,非王守仁不可。”严成锦道。

王守仁训练出来的兵才厉害。

宁王谋划了十年,起兵叛乱,朝廷没给王守仁一兵一卒,他临时组织一支军队就把宁王给灭了。

可见其用兵有多神。

只是阳明心学名声过大,忽略了王阳明是个军事大家,当前朝野中除了王越,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。

京营在明初到正统年间十分强盛,那时候的京营能行军打仗,敢杀入大漠斩去鞑靼人的头颅。

如今的京营,种的田多了,连仗都不会打。

要安定九边,非整顿京营不可,而整顿京营,又非王守仁不可。

弘治皇帝陷入沉思,此子一向慎重,今日却说出这样言之凿凿的话。

“若他找不出来银子呢?”

“臣愿献上一块免死金牌。”严成锦坦然。

弘治皇帝老脸微微一动,这牌子还是朕给发的,朕要你这破牌子有何用……

刘健摇头:“九边孱弱固然是事实,可京营乃朝廷根基命脉,岂能交给一个翰林,王守仁虽然学问做得好,始终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。”

若兵部的人在,恐怕也不会答应。

严成锦想了想:“那便举行校阅大典,如今九边,最骁勇善战的,是我爹戍守的宁夏卫军,各取五百精锐,就赌校阅时,京军胜于宁夏卫军。”

“京军是朕的亲军,自然胜于宁夏边军,朕何须跟你赌?”

李东阳三人颔首点头。

京军是守护大明的中坚所在,胜于边军,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“臣觉得,这倒未必,陛下不相信,不如,先让王守仁将藏在京营的银子找出来?”

弘治皇帝不相信王守仁能找出来银子:“准了,若他真能找出来,朕自会考虑。”

从奉天殿出来,严成锦准备下值,朱厚照也出了奉天殿。

“老高你真狠,连自己的爹都坑。”

“殿下彼此彼此。”

“让王守仁这个大傻子操练京营,你打什么主意?”朱厚照笑嘻嘻问。

严成锦纠正他道:“殿下,王守仁不格物的时候,还是很聪明的,请殿下不要侮辱人。”

朱厚照实在想不出来,王守仁哪里聪明了,不过想起和王守仁比试,他龇牙咧嘴笑出来,王守仁的智商似乎不怎么稳定。

…………

王守仁听闻圣旨时,整个人都呆滞了。

他从刑部衙门来到都察院,找到严成锦:“老高兄,何故推举在下去京营找银子?”

严成锦漫不经心:“伯安兄说过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,伯安兄要抓住这个机会。”

王守仁惭愧摇头:“可在下如何去找这笔银子?”

“威远卫所的情形和京军无异,伯安兄在威远卫所看到什么,便也能在京营中看见什么,一月为限,在下可是押了一块免死金牌,若伯安兄在乎在下的免死金牌,就不要让在下失望。”严成锦把身家性命都押在他身上了。

王守仁黑着脸,转念一想又觉得奇怪,老高兄怎会知道他在威远看见了什么。

早朝时,

百官林立于朝堂,弘治皇帝坐在御座上,静静听着各部大臣汇报工作,严成锦在御史的人堆里,不吭一声。

马文升站出来一步:“陛下,臣听闻昨日,陛下下了一道圣旨,到京营中找银子?”

弘治皇帝也不知道王守仁有何德何能,纯属信任严成锦,便问:“严卿家,你来替朕说说。”

只见严成锦面色如常:“是为了兵部,也是为了户部。”

大臣们脸色诧异,怎么扯到户部来了。

“臣有一句话,不知……”

“你这小子,有话就快说!”马文升性子急躁。

严成锦老老实实道:“兵部常常以军饷不足,向户部支取靡费,户部又以国库空虚,不予支给,臣让王守仁来,就是为了让他凭空生出这笔银子。”

凭空生出这笔银子,小子,你说什么梦话呢?

马文升脸都绿了,恨不得站在严成锦脑袋上撒一泡尿,把这小子浇醒。

文官们像听笑话一样,笑出声来。

马文升憋红了脸:“其余暂且不论,我且问你,如何凭空生出银子?点石成金还要石头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