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哥软件基地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四点钟

穆婉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,犹豫着,要不要给邢不霍打一个电话。

不打吧,好像礼节上过意不去。

打吧,其实,她还是有些心虚的,关键是,其实,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

她在犹豫之中,手机先响起来,是项上聿打过来的。

穆婉缓了缓神,接听了。

“邢不霍来M国了,跟联系了没?”项上聿直接问道。

“嗯,联系了,我找人去接待了,他应该也是来投标的,怎么看?”穆婉问道。

“他的势力,确实可以给他一部分,我秉公处理,他没有约私下见面啊?”项上聿问道,后半句,口气很酸,很怪异。

“他马上要和华子娴联姻了,我和他私下见面,不太合适,他是一个明白人,也是一个很有理智的人,他不会做那种事情的,但是,晚上会见一面,就在饭局上,所以,我想着,是不是把华子娴也一起邀请来。”穆婉思索着说道。

“可以邀请过来,以后他就是我的妹夫了,他还得叫我一声姐夫吧,觉得很爽。”项上聿扯起嘴角。

街边靓女丽莎妹子俏丽迷人

穆婉怎么觉得没有很爽,而且,还有些怪异。

“事情全部办完了?”穆婉问道。

“没有,我收到消息,所以打电话过来问问,他对不会还有意图吧,这种事情全世界都在盯着,估计,就我们这四角关系就够后来人写出一连串小说出来的了。”项上聿试探性地问道。

穆婉深吸了一口气,项上聿究竟对她有多么不放心。

“他是一个明白人,他也很有理智,就看他如何处理他和白雅之间的关系就知道了,担心多余了,而且,不用把心思放在他心上,我都不放他身上了,又何必。”穆婉不冷不淡地说道。

项上聿挑眉,眼中有一道喜色,“是真的不放他身上吗?那干嘛,在生气?”

“同一件事情,说了N次,就算是用一个笑话,听了十几遍,再听的时候,也会觉得烦躁的,不是吗?”穆婉反问道。

项上聿点头,“那我不是在乎吗?”

“如果一个女人在乎,一直盯着问在哪。去哪里了?刚才做什么了,是不是和谁谁谁在一起,是不是喜欢谁谁谁,会不会觉得厌烦?”穆婉再次反问道。

“不一定啊,要是这个女人是,我不觉得会烦,还会觉得很甜蜜,这证明喜欢我啊,但是,如果这个女人是除以外的其他女人,觉得我会给她问这些问题的机会吗?”项上聿狂妄地说道,挑了挑眉头。

穆婉不知道是生气还是该觉得甜蜜,反正,就是想笑,又觉得,不应该笑,这不是助长他胡言乱语的士气吗?

“好了啦,我说不过,我一会去皇宫,检查一下布景,然后和华子娴以及华锦荣见一面。”

“不化妆换衣服了?”项上聿问道。

“现在还早,饭局约在七点,我六点去化妆换衣服来得及的。”穆婉回答道。

项上聿拧起了眉头,“现在去皇宫的话,会碰到邢不霍吧?”

穆婉只能叹气,“会,他以后是我的妹夫,抬头不见低头见,正如以前的陆博林,他是我的姨夫,我和他,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觉得,我还喜欢陆博林吗?”

“那不一样,陆博林渣的只剩下渣了,他还伤害过,背叛过,邢不霍……其实……”项上聿欲言又止,“他其实还是挺优秀的,长得也帅,和陆博林是一个天一个地。他还……”对痴情。

后面这四个字,项上聿没有说出来。

而是改了口,说道:“他还年纪那么大,比较成熟稳重,如果他早点生孩子,孩子都有这么大了。”

穆婉真的一听到他在在乎邢不霍,就有些不耐烦和烦躁,那种感觉就像是火柴一点就着,火是突然间冒出来的。

就是她对这个问题,也非常的敏感了。

可是,听到他说的后半句话,那种敏感的火气突然的烟消云散了,噗嗤一声,笑了出来。

“那是才多大的小孩,就能生出我这么大的了。”穆婉吐槽道。

“没有看到报道吗,有一个特别有名的,一个十二岁的男孩让他们女老师怀孕了,女老师还去坐了七年牢,在监狱里把孩子生了出来。是知识限制了的想象吗?科学的说,女孩怀孕的几个要素只要满足就可以了。”项上聿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说不过,就这样,我这边要去现场看下了,不然可能会来不及。”穆婉说道,准备挂电话。

“喂。”项上聿着急地喊道,“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

穆婉的脑子里一时想不起来项上聿问的是什么问题,自觉回道;“什么问题?”

项上聿有些无名火,夹杂着委屈,“去皇宫的话,会碰到邢不霍吧?”

“不一定,我也不知道,可能会碰到,也可能碰不到,不过,对我来说。碰到和碰不到都无所谓,不念过去,不畏将来,但是,如果碰到了,他对我来说,也会是妹夫一样的存在,会恪守礼节和分寸,刚才不也说了,他年纪比我们大很多,比较成熟稳重,他比我更知道分寸和礼节。”穆婉认真地回答道。

她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。

“对他的评价那么高啊。”项上聿心里依旧不舒服,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说其他男人的好。

穆婉在心里叹气。

她顺着项上聿说话,也是错么。

好吧,正如之前巴尼对她说的,有时候,处理情绪,比处理事情更有效。

“我对他的评价那么高,但是还是选择了,要不要听下我对的评价?”穆婉反问打道。

项上聿挑眉,心情一下就被宽慰了,眼中也有了一些喜色,“好啊,说。”

“幼稚!”穆婉先给他这个评价,然后口气温柔了起来。“有勇有谋,很在乎我,很照顾我,足智多谋,运筹帷幄,正如说的,邢不霍比我们年长,所以他成熟稳重,我听说他年轻的时候,也是非常的狂妄,而且一点都不低调,我相信若干年后的,比他都成熟稳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