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的会议室里,大部分都搞不清楚状况。

但……赵传信自己,很清楚是什么状况!

他知道,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,他可能明天就得失业了!

他手里的一切权柄,也将化为乌有!

而现在唯一能改变这个结局的方法,就是讨好杨天。

所以……

他立马起身离席,深呼吸一口气,走到了杨天身边,一脸恭敬地道:“杨姑ye……哦不!杨少,希望您能明白我的用意。我……我真得不是要处分您。我……我也没那胆子啊。”

这话一出……整个会议室里顿时一片哗然。

如果说,刚刚赵传信的突然变脸,是掀起了一阵波澜的话……那么此刻他的话,就是卷起了一阵惊涛骇浪,在整个会议室里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!

“卧槽……什……什么情况?董事长怎么突然……”

“这尼玛什么鬼啊?董事长怎么都……都认怂了啊?”

“那杨天到底什么来头啊?居然能让赵董这样?那可是董事长啊!”

粉艳花朵边的靓丽Daisy

“不会吧……他不就是个主任吗?怎么可能让赵董这么恭恭敬敬的?”

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这边的杨天和赵传信。

谁也想不通——堂堂仁乐医院的董事长,为什么会突然对一个小小的主任这般恭敬?

而作为目光的焦点之一……

杨天一听到赵传信那话,很快就明白了他态度转变的原因。

毕竟,这仁乐医院本身就是洛氏集团旗下的产业嘛。

赵传信这个董事长,从某个意义上讲,也就是洛氏集团的一个小小的代言人而已。哪里敢跟他这个洛氏集团的姑爷放肆?

只是……他也不太清楚,这赵传信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。

不过这也不那么重要了。

杨天看了赵传信一眼,嘴角一翘,道:“赵董事长,你这用意……还真是很新颖呢!”

赵传信的额头上冒出一大滴冷汗。

他颤抖了一下,道:“呃……杨少谬赞了……”

杨天轻笑一声,道:“不用叫我什么杨少,就叫我杨主任好了——哦对了,既然你刚刚是在开玩笑,那我这个主任,应该还能继续当下去吧?”

赵传信连忙狂点头,如饿鸡啄米一般:“当然当然!”

“那就好,”杨天笑了笑,道,“另外……我还有几句话想说,你看,怎么办?”

赵传信微微一怔,然后连忙往后让了一个身位,弯腰,作了一个“请”的姿势,“杨少……哦不,杨主任这边走。”

赵传信一步一步将杨天请到了刚刚他自己坐的那个位置上,然后恭恭敬敬地对杨天道:“杨主任,请说吧。我保证所有人都会认真听!”

事实上大家也的确在认真听。

所有人都一脸懵逼地将所有注意力聚集在杨天的身上。

杨天扫了一眼,颇为满意地笑了笑,然后开口道:“大家也都听到了。赵董事长,真是一位好董事长啊,身居高位,却还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,特地开这么一场会,来维护医院管理层的团结。真是意味深长、深谋远虑啊!”

这话里的讽刺意味,谁都听得出来。

但却只有一个人敢笑。

这个人正是赵传信。

他讪讪地、尴尬地苦笑着,脑门子上冷汗直冒,应都不敢应一声!

不过……令他庆幸的是,杨天也没有继续追究他的责任。

杨天顿了顿,便微笑着继续道:“现在,既然赵董都这么做了,还查出来这么三个破坏集体团结的家伙,那么,我就作为事务部主任,给出一点处分的意见吧。这样,不过分吧?”

赵传信立马摇头道:“不过分不过分!一点都不过分!”

其他人见状,也立马跟吃了摇头丸一眼,跟着摇头:“不过分不过分!”

杨天先是看向李达伟。

这李达伟还在蒙圈儿状态中呢,还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。

杨天道:“李副主任,现在你说说,是谁神志不清了?”

李达伟浑身一颤,愣愣地看着杨天。

看了看杨天身边那位毕恭毕敬的赵董,他顿时就屈服了!

“是我!是我神志不清了!请……请杨主任原谅我。我……我今天没睡醒,精神不太好,说错话了。请您原谅我这一次!”

李达伟说完,为了表达自己的道歉态度,还深深地鞠了一躬,超过九十度的那种。

他的脸已然变得一片胀红,就像是被一个壮汉扇了几十个巴掌似的,简直都快肿了!

杨天笑眯眯地看着他,道:“神志不清就来上班?这恐怕会影响工作效率的吧?你这样,怎么对得起医院?怎么对得起我们事务部呢?我觉得……作为惩罚,扣个工资什么的,不过分吧?”

旁边的赵传信听到这话,很快懂了意思,立马开口道:“李达伟,这个月工资扣光!以后的月工资减半!直到改正错误为止!”

李达伟一听到这话,脸色瞬间由胀红变得一片惨白。

这月扣光?

以后还减半?

这……这还给不给人留活路了啊!

他满脸冤屈,恨不得唱一曲窦娥冤。但刚要开口,话却又噎在了嗓子里。

因为他忽然意识道……如果自己再敢多说一句,恐怕就不只是扣工资这么简单了!

他在医院待了这么久才混上这个副主任,可不想一朝回到解放前啊!

所以……他只能保持沉默,咬着牙齿,哭丧着脸,眼泪都掉下来。

看到他这般表现,杨天颇为满意,微笑着转过头,看向下一个人——周立春。

“周立春,你刚刚也站起来了对吧。如果我没猜错,你是对我给你安排的任务,有所不满?”杨天道。

周立春浑身一颤,满脸畏惧,连忙颤抖着声音否认道:“没……没有没有……我……我没什么不满的……”

“你最好说实话,毕竟,这么多人可都听着在呢,”杨天笑眯眯道。

周立春闻言,顿时一僵。

沉默了数秒,才哭丧着脸道:“我……我承认……我是抱怨了几句,我……我错了……求您大人有大量,原谅我这一次吧……我保证!四天之内一定完成任务!”

杨天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四天?哪还有四天。现在你只有两天了,今天和明天。”

周立春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脸色惨白,道:“啊?两……两天?这……这也太……”

“办不到吗?”杨天露出一脸“和善的笑容”,道。

“呃……”周立春又哆嗦了一下,犹豫了好几秒,泪流满面道,“办……办得到……”

“这就对了嘛!”杨天满意地点了点头。然后……再一次挪动了目光,看向了这一系列事件的始作俑者——孙艳凤!